市南李村路老里院生活 6月天生煤炉祛湿

2016/6/13 10:17:13   来源:信网    

  每一个城市的发展都不是一蹴而就的,在部分片区极尽繁荣的背后,总会有一小部分由于各种原因保留着落后的风貌。

  中山路是青岛资历最老的一条商业街,由于靠近火车站,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它是这座城市的一张名片。它包含了吃、喝、玩、乐、游一条龙全部项目,然而就在这样繁华的地段背后,却有一个与其极其不相称的破旧筒子楼。

  该筒子楼位于李村路40号,距离中山路仅有18米,从外部看,它并没什么特别之处,但走进去就仿佛瞬间回到了上世纪四五十年代。从风格来看,其建筑布局是青岛独有的“里院”形式——方形,四周围合,中心形成一个大院。这幢楼具体是哪一年建的已无从考究,但从其现状来看,像是经历了百年的风雨。

  打眼望去,整幢楼满目疮痍,没有一处是完整的——栏杆锈迹斑斑、门窗玻璃残缺不全、电线交杂错乱......这里更像是一个被世人遗弃的“鬼楼”,毫无生机可言,很难想象与之一墙之隔便是繁华的中山路。

  受建筑格局的限制,每户人家的实用面积仅有十几平方米,户与户之间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。楼虽然不大,但大大小小住了40多户。不过,随着该建筑被列入市南棚户区改造范围,再加上居住条件的简陋,绝大多数居民都已经搬走,只剩下破旧的家具在向人诉说着这里曾经住过人。

  据了解,整幢楼现在只剩下4户还在住,而且这4户也都是租住户,“坐地户早就不住在这了,这么差的条件谁能受得了啊,现在租在这里的都是经济比较紧张的人,一个月几百块的租金。”附近居民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站在楼上望去,只有晾晒的被子还在显示一点生活的气息。

  每一层楼上,都只有两个公共厕所,厕所门早已不知去向,但内部尚算得上干净。“这是近期政府重修的,干净多了,没修之前根本没法下脚,污水横流。”

  这幢楼除了荒凉,便只剩寂寞。尽管一派破败的景象,却成了野猫极佳居住地,它们大胆地游走在各楼层之间,不过见到有人进来,依然会有些许胆怯。

  张阿姨是所剩的4个租户当中的一个,她独自一人租住在这间不足10平的小房间里,到今年为止,她已经住了6年时间。

  房间的简陋程度让人无法想象,进门之后房间里黑漆漆的,采光很差,如果不开灯,根本无法做事。屋里沉闷、阴暗,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,生活物品也只是杂乱地放在各个地方,“让你见笑了,房间这么小,又这么乱。”张阿姨略显尴尬地对记者说。

  虽然已经进入6月天,但屋里却生着一个煤炉。张解释说,房间里太潮湿,只能用炉子来祛湿,如果不生炉子,柜子里的衣服甚至会长毛。但尽管如此,记者依然在房间里闻到了丝丝的霉味。

  夏天生炉子,其负面影响不言而喻。张阿姨说,每年夏天她都不敢在房间里待,待一会汗就哗哗地流,只能在门外走廊里待着。晚上炉子灭了,在床上也是辗转反侧。到了冬天,这个炉子的温度就显得杯水车薪,半夜房间里的温度只有十几度,她常常被冻醒。

  房间本就不大,一张床就几乎占据了一半空间,床头拉了几根线,张阿姨用来挂衣物,床位的一点空间也被杂物塞得满满的。

  这个冰箱是家里为数不多的大型家电,平时张阿姨舍不得开,只有不得不冷藏食物时,她才打开用。冰箱旁放了一张方桌,她告诉记者,当朋友家人来吃饭的时候,她就把桌子支开,“打开后挤挤也能坐下三四个人。”

  进门处不足一平米的地方,放了一个煤气罐和小型煤气灶,这就是张阿姨的“厨房”。她说,平时她都是用煤炉做饭,特殊情况才用煤气。

  到了做饭时间,张阿姨从门外拿了一些木柴准备把炉子烧旺一些。张阿姨说,买煤太贵,所以她储备了不少柴火,可以用很长一段时间。

  虽然现在日子过得清苦,但好日子很快就要来了。她告诉记者,她老伴临终前单位分了一套房子,现在已经拿到钥匙了,6月底简单装修一下,她就可以入住了。

  面对这住了6年的破房子,她既想早点离开,又有些舍不得。“我要是搬走了,这整幢楼的人气就更会更少,邻居的老太太也没人陪了。”她落寞地说,“不过这里迟早都要拆,早晚都得搬,希望大家都赶紧改善居住环境。”说完,她脸上又堆满了憧憬的微笑。

编辑:杨广科    责任编辑:温伟伟

相关阅读
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,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。

2、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(非中国山东网)”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。

3、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、疏忽、合约毁坏、诽谤、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,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,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4、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《网站声明》并完全同意。